长沙房产 > 房产资讯 > 其他楼讯 > 正文

“银行”首套房买家要依靠它来跟上房价

2022-05-05 08:49:09    来源:好房网

当悉尼的首次购房者乔希•基德(Josh Kidd)拿到新公寓的钥匙时,他知道,如果没有家人的经济帮助,这是不可能的。

这位25岁的年轻人已经攒了好几年的钱,但这是他卖掉一处家族房产所得的额外资金,帮助他在去年10月购买了一套内西区公寓,获得了20%的存款。

迈克尔·基德和首次购房者乔什·基德在他最近购买的位于悉尼西部的公寓里。

基德表示:“我把这笔存款存了好多年,这笔(额外的钱)使我的存款达到了极限。”

“如果没有父母的帮助,我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在悉尼市场上,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当然在我的同龄人和朋友中也没有。”

他并不是一个人,房地产经纪人和抵押贷款经纪人报告说,越来越多的第一套房买家,甚至是第二套房买家,都在向父母的银行寻求帮助,因为他们难以跟上迅速上涨的房价。

墨尔本房产中介Julie DeBondt-Barke是Property Home Base的创始董事,她说,五年前很少能得到父母银行的帮助,但现在有大约一半的客户依靠银行的帮助进入房地产市场。

她说:“大多数都是现金礼物……10万美元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不过她补充说,大约一半从父母那里收到现金的人打算还钱。

墨尔本抵押贷款经纪人、40Forty Finance的主管威尔·恩克尔斯(Will Unkles)说,在过去三年里,从父母那里获得经济帮助的首次购房者数量可能翻了一番,他的客户中有多达三分之二的人现在得到了一些帮助——还有越来越多的想要扩大住房规模的人。

他表示,这类客户(主要在内地东部和北部)大多收到现金礼物,平均约为5万至7万美元,约20%的客户收到10万美元以上。对于更高档的家庭,一些父母提供了高达20万至50万美元的“早期遗产”,以帮助子女和孙辈居住在更好的房子或地点。

悉尼房地产经纪公司Propertybuyer的首席执行官里奇•哈维(Rich Harvey)也观察到类似的趋势,他指出,在他帮助下,一对夫妇在悉尼北部为自己的住宅扩建,他们不情愿地向父母申请25万美元的贷款,以跟上房价的快速上涨。

他估计大约三分之一的公司的第一套房买主得到父母的帮助客户通过礼物和贷款从100000到250000美元在悉尼的一些主要市场——以及一个实例看到莫斯曼买家问她父母一个额外的100000美元拍卖地板上,当投标似乎远离她。

父母银行的权力最近得到了储备银行助理行长Luci Ellis的认可,他上个月在一项关于住房负担能力的调查中表示,那些父母拥有住房的人自己相对容易成为房主,而那些父母租房住的人“要想真正搬进房子,将面临更大的困难”。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虽然“父母银行”的兴起帮助了个人首次购房者,但它也造成了一种不公平的局面,可能会加剧长期的财富不平等。

奥利弗博士说:“近几年来,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因为存钱所需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仍然认为,大多数年轻人宁愿避免依赖父母……但他们也在这样做。”

奥利弗博士说,父母们想把他们在过去20年房地产市场飙升中获得的部分收益传承下去,这是有道理的,但问题是,这不是一种公平的方式来管理糟糕的住房负担能力。

他表示:“你不仅要努力学习,找到一份好工作(才能买房),还必须有富裕的父母。”

奥利弗博士说,虽然联邦政府的首次置业贷款存款计划(First Home Loan Deposit Scheme)是那些无法依靠家人帮助进入市场的人的一个选择,但地方有限,确实让首次置业者背负了更大的债务。

Lendi集团首席执行官戴维•海曼表示,对该计划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可提供的位置。Lendi集团是澳洲住房贷款的母公司,在过去6个财政年度,该公司的担保贷款激增了71%。来自父母的现金礼物,虽然难以追踪,但近年来也呈上升趋势。

随着澳大利亚房价中值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20%以上,首次购房者正在努力跟上“过去几年,很多人在房地产上赚了钱,他们有能力拿着这些钱,帮助自己的孩子进入市场,”他说。

虽然许多有能力提供帮助的父母选择现金作为礼物,但当孩子没有足够的存款时,父母也可以作为担保人,用自己房子的权益作为担保。

海曼表示:“只有当你的父母或亲戚拥有房产时,你才能得到这种选择,因此,中国市场的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这种选择。”

乔希·基德(Josh Kidd)的父亲迈克尔(Michael)在后面,他很感激家人能提供一些经济上的帮助,但希望政府能为首次置业者提供更多支持。

基德先生买了一个两居室的单元在达利奇山,原本打算问他的父母避免担保人去银行抵押贷款保险,但那不是一个选项与他的银行时,他能够从销售访问基金家族他已故的祖母的房子——解除他的存款从10到15%。

他是通过Belle Property Annandale的销售代理杰森·巴罗(Jason Ballo)购买的,他看到父母银行对他的支持越来越多。该地区的入门级住宅价格在100万美元到150万美元之间,父母们纷纷出手帮助孩子们扩大预算。

他还发现,越来越多的父母和较年长的首次购房者希望把他们的钱集中起来,以获得一套更大的多代人住房。

而基德先生感谢他收到的帮助,他觉得政府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支持首次购房者提供,注意的朋友也曾依赖父母的帮助来购买,价格上限政府援助没有反映悉尼市场的快速增长。

责任编辑:廖先武

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 “来自:XXX(非好房网)”的楼讯稿件和图片作品, 系本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有楼讯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站。

免费咨询

房产知识有疑问?留下手机号码,专业的置业管家将为您答疑解惑!

免费咨询图片